黃帝文化簡介

  軒轅黃帝是我們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是中華文明的偉大開拓者,是開天辟地奠基華夏的偉人。

  縉云黃帝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它源于五千年前黃帝縉云氏族南遷浙江縉云山一帶以后,與當地先民的原始信仰結合,并吸收春秋戰國道家、秦漢方仙道、漢魏南北朝神仙道教和儒學等理論后,而逐步形成的一種古老文化,是一份寶貴的歷史文化遺產,是中華民族歷史積淀的文化瑰寶。

  縉云仙都,史書記載為軒轅黃帝鑄鼎觴百神和駕龍升天的地方。從東晉開始,人們就在鼎湖峰旁建立了縉云堂,作為祭拜黃帝的場所。唐天寶七年,唐明皇李隆基下旨敕改縉云山為仙都山、縉云堂為黃帝祠宇,并把民間聯合族祭黃帝的形式上升到官方祭祀。從而與陜西黃帝陵一道形成了“北陵南祠”的格局,仙都黃帝祠宇成為南方祭祀朝拜軒轅黃帝、共訴同根同源的重要場所,縉云也成為南方黃帝文化的輻射中心。

黃帝文化詳解

縉云黃帝文化綜論

作者:王達欽

  在我國浙江中南部一帶,自古以來就有用“縉云”這個名詞作為自己行政區域或山川的地名。這種社會現象所蘊含的博大精深歷史文化,是一筆十分珍貴的社會資源。

  縉云墟、縉云山、縉云縣和縉云鄉、縉云里

  縉云墟,見宋《太平御覽》和《太平寰宇記》:(1)“《圖經》云‘處州縉云郡(今麗水市), 古縉云之墟也’”。

  縉云山,即今仙都山,謝靈運《名山記》云:(2)縉云山, 旁有孤石, 屹然干云,高二百丈, 三面臨水, 周圍一百六十丈。頂有湖, 生蓮花。有巖相近名步虛, 遠而視之, 步虛居其下。……中巖上有峰, 高數十丈, 或如蓮花, 或如羊角, 古老云:‘黃帝煉丹于此。’

  縉云縣,歷史上設置有兩次。第一次,唐初武德四年(621),在婺州(金華)永康縣地置麗州, 下設縉云縣。八年(625),麗州和縉云縣廢撤, 恢復永康縣, 仍歸婺州。(3)存在時間僅四年。第二次, 在武周萬歲登封元年(696),劃婺州永康縣南界和括州麗水縣北界置縉云縣,屬處州(麗水),(4)縣治設婺括驛道古縉云墟(五云鎮)上, 一直相沿至今。

  縉云鄉、縉云里,明周士英、吳從周《萬歷義烏縣志》(1596)載:“秦始皇之二十五年(公元前221),定江南平百越置會稽郡,始為烏傷縣焉。《異苑》載以顏烏孝子事因名縣曰烏傷。……■赤烏八年(245)分縣地(上浦鄉)置永康縣。”境內分置崇德、縉云、龍祈、永寧、智者、同義、雙林、明義八鄉。其中,縉云鄉在縣東,管里三(縉云、永昌、修仁),又轄四五六三都。在唐代義烏縣設三十個鄉,到北宋時并為二十六個鄉,熙寧四年(1071)以后改為二十六個都保,仍存八鄉舊名以統之。宣和元年(1119)增為二十八個都保。元承宋制。明朝都保改稱都,縣城四隅各管七個都。嘉靖二十一年(1543)隅不管都,萬歷以后城外分八個鄉三十個里二十八都一百四十個圖。清康熙元年(1662)《均里令》規定每都五圖,每圖十甲。鄉、里、都,系舊稱,區域相對穩定,一直相沿至清末。(5)此八鄉舊名崇德、龍祈、永寧、智者、同義、雙林、明義七名,都是儒學思想的產物,唯“縉云鄉、縉云里”的名稱,為遠古氏族名號,它很大可能是秦漢烏傷縣時所存在的舊名。

  總之,古代縉云墟、縉云山、縉云縣、縉云鄉、縉云里的地名都出現在浙江中南部的麗水、金華一帶,由于“縉云”是遠古時期氏族部落的名稱,它存在的歷史我們可以盡量的從早從古去追溯,即烏傷縣建縣之前的戰國時期或建縣初的秦漢時期。

  縉云氏不才子——三苗君

  “縉云”之名,宋《政和處州志》載就認為是“縉云氏”,(6)出處見《左傳·文公十八年》。文公十八年,即公元前609年,屬東周春秋時期。縉云氏,是魯國史官史克向魯文公講起古代堯舜禪讓時, 反對虞舜接位一個反對派首領(氏族部落)的名字。

  堯舜禪讓,我國古代一個著名的傳說,《史記·五帝本紀》載:堯晚年在治水和接位問題上, 四岳等輔助大臣中出現了分岐, 提議堯的兒子丹朱世襲首領之位, 反對傳位給舜的主要有共工、歡兜鯀、三苗君。《韓非子·外儲說右上》云:“堯欲傳天下與舜,鯀諫曰:‘不祥哉!孰以天下而傳之于匹夫乎?’堯不聽,舉兵而誅殺鯀于羽山之郊,共工又諫曰:‘敦以天下而傳之乎匹夫乎?’堯不聽,又舉兵而流共工于幽州之都,于是天下莫敢言,傳天下于舜。”

  晉張華《博物志》:“昔唐堯以天下讓于虞,三苗之民非之。帝殺有苗之民,叛浮入南海,為三苗國。”同期郭璞注《山海經·海外南經》亦云:“昔堯以天下讓舜,三苗之君非之,帝殺之,有苗之民叛入南海,為三苗國。”

  清徐文靖《竹書紀年統箋》載,舜對三苗用兵從堯七十起,到舜三十五年止,前后經過六十多年,戰爭十分慘烈。《墨子·非攻》“昔者三苗大亂,天命殛之,日妖宵出,雨血三朝;龍生于廟,犬哭乎市,夏冰,地拆及泉,五谷變化,民乃大振。高陽乃命禹于玄宮,禹親把天子瑞令以征有苗。四電誘祗。有神人面鳥身,若瑾以待,扼失有苗之祥。苗師大亂,后乃遂幾。”《古本竹書紀年輯校》:“三苗將亡,天血雨,夏有冰,地折及泉,青龍生于廟,日夜出,晝日不出。”舜趁勢強迫三苗改變傳統習俗:“舜卻苗民,更易其俗。”三苗雖敗,但未被徹底征服。舜親率眾大舉南下,決心一舉而殲之。然而力不從心,事與愿違,竟死于途中,并葬于蒼梧之野。其妻娥皇、女英見丈夫南征不歸,久等絕望而哭洞庭,故唐大詩人李白有“或云堯幽囚,舜野死;九疑聯綿皆相似,重瞳孤墳竟何是”之嘆。(7)

  三苗, 亦稱苗蠻, 原來生活在古代南方的氏族部落。吳起云:“三苗之國左洞庭右彭蠡。”(8)目前國內學術界普遍認為, 它和華夏、東夷、古越是原始社會晚期的四大部落聯盟集團。他們大約生活在河南西南部、湖北、江西、湖南一帶, 江漢平原上的石家河遺址, 相當于三苗氏族部落文化。他們在五帝時代后期,與堯舜禹為核心的部落集團發生過長期的沖突。 因戰敗, 而被拆散流放。《尚書· 堯典》:“分北三苗”, 漢鄭玄曰:“所竄三苗為四裔諸侯者猶為惡,乃復分流之。”分,是說分散它的人民; 北,是說把他們遷到北方。“遷三苗于三危”,《史記正義》:“《括地志》云‘三危山有三峰, 故曰三危, 俗亦名卑羽山, 在沙州敦煌縣東南三十里。’《神異經》云:‘西荒中有人焉, 面目手足皆人形, 而胳下有翼不能飛, 為人饕餮, 淫逸無理, 名曰苗民。’”(9)因此,三苗族君(縉云氏不才子),是從南方被流放到北方。宋羅泌《路史·國名記》云:

  余披傳記, 見蠻夷之種, 多(黃)帝者之苗矣。若巴人之出于伏羲;玄、氐、羌九州戎之出于炎帝;諸蠻、髦氏、黨項、安息之出黃帝;百民、防風、■頭、三■之出帝鴻;淮夷、允戎、鳩幕 、群舒之出少昊;昆吾、滇濮、甌閩、珞越之出于高陽;東胡、儋人、暴輿、吐渾之出高辛;匈奴、突厥、沒鹿、無余之出夏后, 曰是固有矣。縉云之子, 黃帝子孫, 其始不肖以至不才, 幾何而不胥為夷也。

  因此, 伏羲、炎帝、黃帝、帝鴻、少昊、高陽、高辛、夏后等古代傳說中的帝王的苗裔散居東西南北廣大地域的許多氏族, 可以用“縉云之子, 黃帝子孫”去代稱, 它和三苗君(縉云氏不才子)在南方遷徙有關, 同時也表明了軒轅黃帝不僅是炎黃族的始祖, 也是古代南方、北方眾多少數民族公認的共同始祖。

  軒轅黃帝與縉云氏

  清胡德琳、蘭應桂《濟寧直隸州志》載:“縉云山, 州西南三十里, 山有古寺。北瞰重湖, 西聯九十九峰。漕河繞其左, 陟巔登眺, 頗稱大觀。……晉陽山, 州西南三十里, 彭子山之南。前《志》云:‘晉陽山即縉云山, 山上慈云寺。’‘嘉祥縣云山, 縣東南十里’”。山東省濟寧市的縉云山, 記載甚晚, 但它離泰山甚近, 卻又講了縉云山即晉陽山, 表明兩者之間的內在聯系。何光岳《炎黃源流史·縉云氏分布》中指出:(10)“從濟寧的縉云山又叫晉陽山來看,晉,晉阝、縉相同,縉云,古當為晉云,初居地當在今山西晉水。”

  縉云氏的“縉”字,《說文》:“帛赤色也”。“縉”,古代與“晉”字通。晉,從矢從一,亦與至通字。《說文》:“進也。日出萬物進。從日從至。”《易·晉》:“彖曰:‘晉,進也,明出地上順而利乎大明,柔進而上行。’”義為進長、升進。“晉”,又通箭,楊汝達《釋晉》:“‘晉’字,上象二夭,下為插夭之器”,“二矢插器,其義為箭。”晉,顏師古曰:“縉,字本作晉,插笏于大帶與革帶之間耳。”紳,束腰的大帶。插箭于紳,插笏于紳,當為古代標志性軍服裝束,故有晉紳、縉紳、薦紳三個代稱士大夫的同義詞。同時,“縉”字,是晉加糸而成。《說文》:“糸,細絲也。”又:“絲,蠶所吐也,從二糸。”有農耕桑織的含義。晉,還為水名,即汾水,今為山西省的代稱。

  云,州名。山西省北部地名多云字,如云州、云中郡、云中山、云內谷、云陽谷、云崗石窟等。云,云雨之云。《左傳·昭公十七年》:“昔者黃帝氏以云紀,故為云師而云名。” 漢應劭曰:“黃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紀事也。”晉杜預曰:“黃帝軒轅氏,姬姓之祖也。黃帝受命有云瑞,故以云紀事也。”(11)云,也為姓。《通志·姓氏略四》:“云氏,縉云氏之后也。北齊有云定興。”

  如果將縉、云兩字分別訓詁的內容,聯合起來綜合考慮,那“縉云”這個詞所蘊含的奧秘,大體是:(一),五彩祥云。縉云和景云、卿云、吉云三個詞音近,都是五色祥云。黃帝受命有云瑞,以云為紀,以云為名,黃帝號為縉云氏;(二),軍事集結,進長升進,集聚成王,“姬水導源,縉云結慶”;(三),山西省晉水上游古云中(大同)一帶;(四),縉云為名的氏族部落。由此而推,大約在距今五千年前,炎帝族被蚩尤打敗,向北撤退,請求黃帝幫助。黃炎兩兄弟部族,在晉水上游云中(大同)一帶組成聯軍。起兵時以黃土為依托,故有土德之瑞;時值三秋,彩云繚繞,故有縉(景)云之吉,軍事統帥(部落聯盟首領)遂取名曰縉云氏。隨后大軍沿桑干河而下,駐札在涿鹿東部,其山名為縉(晉)山(今北京市延慶縣,唐末為縉山縣,因境內有北魏縉山而得名),結果打敗九藜族,殺死蚩尤;接著又戰勝炎帝,統一了中原大地,登上部族聯盟總首領,代神農而成為黃帝。因此,縉云是黃帝的一個別稱。

  浙江中部縉云山的黃帝傳說

  黃帝煉丹飛升,屬道教文化形態,從歷史淵源角度考察,可上溯《史記·封禪書》:

  黃帝采首山銅,鑄鼎荊山下,鼎既成,有龍垂胡髯下迎黃帝。黃帝上騎,群臣后宮從上者七十余人,龍乃上去。余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龍髯。龍髯拔墜,墜黃帝之弓,百姓仰望黃帝既上天,乃抱其弓與胡髯號,故后世因名其處曰鼎湖,其弓曰弓。

  這是一個瑰麗的著名神話,出自齊人申公《鼎書》。這個神話與縉云的關系,晉崔豹《古今注》云:

  孫興公問曰:“世稱黃帝煉丹于鑿硯山乃得仙,乘龍上天,群臣拔龍須,須墜而生草曰龍須,有之乎?”答曰:無也。有龍須草,一曰縉云草,故世人為之妄傳。”

  孫興公就是晉著名文學家永嘉太守(溫州)孫綽,他問黃帝煉丹的傳說真假問題,答者云龍須草即縉云草,把縉云就是黃帝的有機關系間接地告訴給我們。晉郭璞《山海經·海內南經注》還說:“《張氏土地記》曰:東陽永康縣南四(十) 里有石城,山上有小石城,云黃帝曾游此。”

  我國南北朝山水詩人謝靈運,是第一位介紹縉云文化的著名作家,他在《游名山記》中云:“凡此諸山多龍須草,以為攀龍而墜化為草,又有孤石從地特起,高二百丈以臨水,連綿數千峰,或如蓮花或如羊角之狀”,“龍須草,唯東陽,永嘉有。永嘉有縉云堂,意者謂鼎湖攀龍須有墜落,化而為草,故有龍須之稱。”在《山居賦》中有“方石,”作者自注“方石,直上萬丈,下有長溪,亦是縉云之流云。此諸山并見圖緯,神仙所居。”《歸途賦》中有:“停余舟而掩留,搜縉云之遺跡,漾百里之清潭,見千仞之孤石”。(12)

  此外,鄭緝之《東陽記》云:(13)“縉云山,孤石撐云,高六百余丈,世說軒轅游此飛升,轍跡尚存。石頂有湖,生蓮花,尚有花一瓣至東陽境,于是山名金華,置金華縣”。劉澄之《宋永初山川古今記》:(14)“永康有縉云堂,黃帝煉丹處……。晉成帝作。縉云臺,黃帝煉丹之所。”

  在上述南北朝文化名人所說的史料中,浙江中部一帶當時就有以‘縉云’這個名詞命石的鄉、里、草、山、流、堂、館、跡、臺、閣、墟、縣、驛等地名。根據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的唯物主義原理推測,這一帶蘊藏的黃帝傳說文化源遠流長。

  縉云氏的茫茫蹤跡

  《左傳》云:舜流放四兇族(帝鴻氏不才子歡兜、少昊氏不才子共工、顓頊不才子鯀、縉云氏不才子三苗之君),“投渚四裔,以御魑魅”。這“四兇”,都為堯的親信,部落聯盟核心集團中的反對禪讓派。從“不才子”一詞分析,應還有不反對或支持虞舜的“才子”存在,即因以對虞舜接位而被流放到邊境的和不反對虞舜接位而留住在原地生活的二類。就縉云氏來說,我們直到現在還可以找到他們的足跡。縉云山,即今仙都一帶,大體為今縉云縣地域為核心。漢馬融曰:(40)“縉云,國名,縉云氏之后為諸侯,號饕餮。”唐孫逖《送楊法曹按括州》詩中有‘東海天臺山,南方縉云國’的句子。近代著名方志專家余紹宋主編的《民國浙江通志稿》(41)云:

  古代所傳,夏禹之前,浙江蓋有二國,一為縉云氏,在今縉云縣,《志》所謂黃帝之臣夏官受封于此是也;一為防風氏,在今武康縣(德清),《魯語》所謂汪芒氏之君,世守封要之山者也。

  鼎,古代國家重器、王位和國家的象征。梁虞荔《鼎錄》首載:(42)“金華山,黃帝作一鼎,高一丈三尺,大如石甕,象龍騰云,百神螭獸滿其中,(銘)曰:真金作鼎,百神率服。’”劉峻《東陽金華山棲志》:“神居奧宅,是以帝鴻(黃帝)游斯此鑄鼎,雨師寄此乘煙,故澗勒赤松之名,山貽(存)縉云之號”且金華郡,即婺州,南朝陳時稱縉州。永康市,原稱永康縣,三國吳大帝(孫權)赤烏八年(245),分烏傷縣(今義烏市)南界上浦鄉地設永康縣。《新唐書·地理志》云:婺州永康縣“本縉云。”麗水市,原稱括州、處州,唐時亦稱縉云郡。因此,古縉云國之地,即縉云氏族聚之地,起碼包括今麗水、金華兩市一帶,即浙江省中部。

  縉云氏遷入浙江中部,還有傳說痕跡,宋《太平寰宇記》卷九十九:“石帆,《永嘉(郡)記》:‘永嘉(江)南岸(一作北岸)有帆石,乃堯時神人以破石為帆,將入惡溪道次,置之溪側。遙望有似張帆,今俗號為張帆溪,與天臺山相接。’”永嘉,即溫州。永嘉江即甌江。惡溪,即甌江游支流好溪,在縉云、麗水一帶。石帆山在今青田縣城西北42公里,大溪東岸。

  縉云氏族在北方的活動蹤跡,主要在山東省。濟寧市有縉云山,濟寧,古為任國,春秋屬魯,戰國屬宋,后屬齊。縉云山在漕河旁邊,漕河即擔負漕運河的運河,即在運河一旁。■,縉云氏族居住之城。在山東,古有二個■邑。

  (一)《春秋·莊公元年》:“齊師遷紀■、■、■。”

  “■”,楊伯峻注:“無傳。■、■、■為紀國邑名,齊欲滅紀,故遷徙其民而奪取其地。”■音瓶(山東安丘縣西),■音貲(山東昌邑縣西北二十里),■(安丘縣西南六十里)。魯莊公元年,即周莊王四年(公元前693)。故■,本為春秋紀國之城,可以稱為紀■。

  (二)《春秋·莊公十一年》(公元前683):“夏五月,戊寅,公敗宋師于■。”

  杜預注:“■,魯地。”楊伯峻注:“此■為魯地,而在宋之間者,與元年紀邑之■非一地也。”故此■,當可稱魯■。紀■與魯■,同名,應當屬同一氏族。此外,魯莊公元年,齊國軍隊遷■人,在莊公十一年,魯國軍隊在■地將宋國軍隊打敗,相距十年。魯■可能從紀■遷來或■氏族雙方合并聚居地的地名。

  到了春秋時期,在紀國的,住■,為紀的附庸,紀又為齊的附庸,■其實是齊的附庸。公元前693年,齊襄人一部可能往西,遷到同族鄣地今山東東平一帶;一部往地遷到魯國,今山江濟寧一帶,和那里的同族聚居,八年(公元前690)齊滅紀國,魯莊公十一年(公元前683),魯軍在■地打敗宋師,■人又可能向南遷移,進入山東、江蘇之交的贛榆一帶,聚居而成為方國。齊恒公二十二年(公元前664),率軍兼并鄣(東平),鄣人和■人會合加入紀鄣,聚族成為方國稱紀鄣。齊景公二十五年(公元前523)秋,齊師伐莒,莒子奔紀鄣,齊軍追到紀鄣,滅其國,縉云氏族中■、鄣等部,見城破,為了紀念,改姓為章,并繼續南遷,散居于今江蘇、安徽、浙江、江西、福建一帶。

  西部縉云氏的蹤跡,重慶市內縉云山,今亦為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北宋《太平寰宇記》:“其山高聳,林木郁茂,下有泉水,東西分流,傳之黃帝于此三合神丹,故得此名以紀之。”宋《靈成侯廟碑記》:“此山出于禹別九州之前,黃帝時有縉云氏不才子曰混沌,高辛氏亦有不才子八人投于賓,以御魑魅,名其于此。”明曹學■《蜀中名勝》卷十七引《圖經》:“縉云山,在(巴)縣西北百三十里,其山高聳多林木,下有溫泉,分東西流,相傳黃帝于此合藥。”山中有縉云寺,初建于唐。故此縉云山,當“縉云氏不才子”氏族西遷流放時所居之地。

  道教形態的黃帝文化

  總而言之,縉云氏是軒轅黃帝的一個別稱, 五千多年前他與炎帝氏族一起, 先后從西北陜甘高原游牧到今山西大同桑干河上游一帶后,為了抗擊東夷蚩尤集團,與炎帝和熊羆貅貔■虎等眾多部落合兵時所取的氏族名稱。經過涿鹿、阪泉大戰,統一了我國原始社會中原大地,代神農而成為黃帝。唐堯時, 其中一支仍擔任部落聯盟中四岳之職,佐堯掌禮。因主治(政)南方一帶,擔任夷族地區的三苗之君。與共工、鯀一起主張堯子丹朱世襲,反對虞舜接位。虞舜攝政后,為了架空帝堯的政治權力,把三苗君(縉云氏不才子)當作為四兇之一, 被打散流放。他們后來和分布各地的許多兄弟氏族同化融合, 都成為中華民族大家庭的一部分, 而黃帝亦被尊為人文始祖。到春秋時遷入南方的縉云氏麗戎族一部,或■人一部先后進入浙江中部,見山中孤石(鼎湖峰)和古文“祖”字同形,把它當作氏族始祖的象征,遂成祭祀黃帝之地,稱縉云山。他們后來和甌、閩、百越等氏族不斷融合同化的過程中,早在先秦時期就在浙江中部一帶建立縉云城(墟),水稱縉云溪,里稱縉云里,鄉稱縉云鄉,堂稱縉云堂。陶弘景《水仙賦》:“若夫層城瑤館,縉云瓊閣,黃帝所以觴百神也。”《真誥》云:(18)“括蒼山洞, 周三百里,…… 在會稽東南, 群帝之所游,山多神異, 又有縉云堂, 孤峰直聳, 巖嶺秀杰, 特冠群山。” 張正見《石賦》:(19)“開五嶺之靈圖,集九老之仙都”,“雙立天門之郡,特起縉云之堂”。陳顧野王《輿地志》:“永康縣南忠義堂,村下有石亭長二十里,有縉云臺,即三天子都也。”到盛唐,又命名水為麗水,州為麗州,山稱古麗,改縉云堂為黃帝祠宇,并進行道州二級公祭,并將氏族文化和方士、道教文化相結合,逐漸演變成為鑄鼎、觴百神、馭龍飛升為主要內容的黃帝文化形式流傳。唐王■《軒轅本記》載:(20)

  以景云之瑞,慶云之祥,即以云紀官,官以云為名,故有縉云之官。(或云帝煉金丹,有縉云之瑞,自號縉云氏,赤多白少為縉)于是設官分職,以云命官:春為春云官,夏為縉云官,秋為白云官,冬為黑云官,帝以云為師也。是時炎帝之裔姜姓者也縉云者,帝之祥云。其云非云非煙,非紅非紫。又以帝煉丹于婺州縉云之堂,有此祥云也。……南至江,登熊湘山。往天臺山,受金液神丹。……黃帝往,煉石于縉云堂,于地煉丹時,有非紅非紫之云現,是曰縉云,因名縉云山。(在婺州金華縣,一云永康縣也)……時有薰風至,神人集,成厭代之際,即留冠劍佩舄于鼎湖極峻處昆侖臺上,立館其下,昆侖山之軒轅臺也。

  這黃帝傳說文化,在程朱理學占統治地位的后期封建社會中,一直被理解為荒誕。宋葉清臣《處州獨峰山銘》云:(21)“黃帝車轍馬跡, 周遍萬國, 丹成云起, 因瑞名(縉云)。”留元剛《初陽山題記》(22)中云:“想軒黃之馭,質凝祛妄,出又入無”。明成化《處州府志》曰:“處州為古縉云墟, 上應牽牛之宿,下當少陽之位, 黃帝煉丹于縉云之上。”著名地理旅游家王士性亦云:(23)“仙都者,鼎湖也,世稱軒轅鼎成上升,而五色云見, 故邑稱縉云, 道書二十九洞天也。”清官石萬程,在仙都留有《軒鼎問疑》(24)一篇,中有:“縉云軒鼎事,志傳未載其詳,覽者疑為附會,予初亦未之信。”清史學家谷應泰在《仙都廣志序》中也說:“乃言縉云者,必稱仙都。仙都得名,肇自軒轅騎龍上升。毋論陜右浙東,道理不侔,即神仙之說亦涉于誕,儒者弗舉也。”康熙二十年《縉云縣志》也承認:(25)“黃帝上升之說,似為荒唐。”

  道教,是中國古代社會宗教信仰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本土宗教。它的思想淵源是春秋戰國時期的道家哲學思想;它的組織形成過程是戰國秦漢時代的方士,兩漢時期的黃老道和佛教傳入中國的刺激。東漢三張(張道陵、張衡、張魯,主要是張魯)為主要代表的方士們,揚棄祖宗神黃帝,奉《道德經》為主經,尊老子為教主,創立五斗米道(一名太平道),標志著道教的正式創立。進入魏晉南北朝以后, 國土分裂, 人民苦難,為道教和佛教的改造和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社會思想環境。道教活動場所叫洞天福地,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二十四廬等之說。縉云仙都為三十六小洞天之二十九,名元都祈仙洞天。從唐司馬承禎《上清天地宮府圖》和杜光庭《洞天福地岳瀆名山記》所記的一百多處洞天福地中,明確記載與黃帝有關的道教活動場所全國僅縉云仙都和崆峒山二處。這種獨具特色的地域文化現象,在二十一世紀的當今時代, 如果繼續把縉云仙都黃帝文化仍視為荒誕,或簡單地表述為“道家之杜撰”的觀念,是不科學的。

  縉云山的封禪和祭祀

  唐徐堅《初學記》云:“《禮記》曰:‘昔先王因天事天, 因地事地, 同名山升于中天。’”《河圖真紀》也云:“王者封泰山禪梁父, 易姓奉度, 繼興崇初也。” 即古天子每年舉行的祭祀大典, 報天之功日封, 報地之功月禪, 封禪大典一般都在泰山上舉行。《管子·封禪》云:“管仲曰:‘古者封泰山禪梁父者七十二家,……黃帝封泰山禪亭亭。’” 即黃帝封天在泰山, 禪地在泰山下的亭亭山。亭亭山, 在山東省泰安縣南五十里泰山之阜。黃帝封禪, 就是縉云封禪;黃帝之世,就是縉云之世。宋《太平御覽》卷九五三有載:

  郭子橫《洞冥記》曰: “太初三年東方朔從西那國還漢, 得聲風木枝十枚九尺, 大如指, 真可愛, 縉云封禪之時, 許貢其木為車輦之用。 此木生因洹之水, 則《禹貢》所謂洹也。其洹出甜波, 樹上有紫燕黃鵠集其間, 實如細珠。風吹枝如玉聲, 因以為名。春夏馨香, 秋冬聲清。有武事則如金革之響; 有文章則如琴瑟之響。上以枝遍賜群臣。百歲者以此枝頒賜; 人有疾者, 枝則汗出, 死者枝則析。昔老聃在于周世言, 七百年枝未汗。渥■生于堯時, 年三千歲植此竟未折。”上乃以枝賜朔。朔曰: “臣己見枝三遍枯死, 死而復何啻于汗折而己哉。里語曰:‘年未半, 枝未汗。’此木五千歲一濕, 萬歲一枯。縉云之世, 此樹生于阿閣間也。”

  縉云縣傳統民居,為連體四合院的大房子, 俗稱道壇。其中的天井叫明堂, 是封建社會氏族住宿、生活和祭祀的場所。漢蔡邕《明堂月令論》云: “明堂者,天子太廟。所以崇禮其祖,以配上帝者也。《易》曰:‘離也者,明也,南方之卦也。’圣人南面而聽天下,向明而治,人君之位,莫正于此也”。《尸子·君治篇》:“黃帝曰合宮,有虞氏曰總章,殷人曰陽館,周人曰明堂,皆所以名休其善也”。又有《文中子·問易篇》:“黃帝有合宮之所,堯有衢室之問”。謝靈運《山居賦》:“合宮非縉云之館,衢室豈放勛之堂”。作者自注:“縉云,放勛不以天居所樂,故合宮衢室,皆非掩留,鼎湖。汾陽乃是新居”。后來人們將合宮、明堂合為一義,也稱縉云堂。謝靈運《游名山記》云“永嘉有縉云堂”, 劉澄之《宋永初山川古今記》亦云:“永康有縉云堂,……晉成帝作。”其實就是一處, 即鼎湖峰旁今黃帝祠宇址, 因為這塊風景秀絕之地正處于永嘉郡、永康兩地之交的緣故。在這里祭祖, 年代甚早。2004年5月在黃帝祠宇二期工程施工工地上, 我發現春秋戰國時期的印紋硬陶一片, 它告訴人們這里祭黃帝, 可以上推到先秦。

  縉云堂, 縉云縣民間簡化為云堂, 有三處:一在仙都;二在縣城古北門外;三在縉云縣與永康市的下東山, 亦稱城闕陶, 為一處古墟城堡遺址。有意思的是, 梁太清三年(550)著名文學家江總避亂到浙江, 寫有《云堂賦》一篇。(51)

  古代祭祀先祖之文, 有的稱銘。《禮記·祭統》:“夫鼎有銘, 銘者自名也。自名以稱其先之美, 而名著后世者也,…銘者, 論撰其先祖之有德善、功烈、勛勞、慶賞、聲名, 列于天下, 而酌之祭器, 自成其名焉, 以祀其先祖者也。”元《仙都志》載, 在縉云仙都山的有,唐建中二年(780)節度判官李季貞《仙都山銘》,唐淮南節度使張露《仙都山銘》,唐殿中侍御史韋翊《仙都山銘》,宋兩浙轉運副使葉清臣《處州獨峰山銘》。(52)。

  總而言之,我國東南浙江中部一帶十分豐富的縉云文化,它應當是四五千年來黃帝縉云氏族遷入聚居后,見山中有孤石高聳入云如‘祖’字,遂定為祭祀先祖之地,它們后來和道家鑄鼎、煉丹、觴百神、馭龍飛升等信仰相結合而逐漸形成的文化類型,它是我國一筆十分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本刊有刪節)

精彩相冊
江苏e球彩中奖金额多少